歡迎您訪問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 門戶網站,
首頁 法院概況 新聞中心 專題報道 法苑文化 廉政專欄 法庭內外 法學沙龍 裁判文書 依法治市
  您現在的位置: 四川省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 >> 法學沙龍 >> 正文
 

父親的眼神——張雙


父親的眼神

 

法警支隊  張雙

 

我踏著異鄉的那縷晨風,坐上去部隊的客車,風似乎可以讀懂人心,它是愁緒,也是寄托它是傷感,更是思念。

在這之前,回憶的思緒隨著風在腦海中拿到成績單的時候,平時好強的我被一種失落感擊破。

“看樣子就呆在家里算了,女孩家的要求別太高了,也別走太遠了。”父親的腳邊已經對了一堆煙頭。

我自然是不會和父親的意見一致的。

“而且你也做不了什么”父親看著成績單,用一種很奇怪的平靜語氣說道。

也許是這句話刺激了我,我說出了一句影響我一生的話:“我覺得部隊是一個適合我的地方。”

父親不再說話,因為他知道我的脾氣,說了也沒用的。

離開的那天,也沒有出現朱自清《背影》中的景象,我知道,自己在父母眼里就是如此的不爭氣,在我面前的父母的眼神也看不出希望,孤零零一人出發這種不該出現的情形現在卻很符合我的邏輯。這個時候起風了,故鄉的風,今天唯一來送我的。

“或許離開就是最適合我的選擇,在他們眼中我也不過如此,相比我的兄弟姐妹他們根本不需要我。”我心里這樣想著。也是帶著這樣的想法我的心也離家越來越遠。

部隊中的生活并非想象的那樣,新鮮感很快就被孤獨感和新的失落感代替了。但是我卻未曾想過家和家人,因為那時的我知道,想家,我就輸了。

然而漸漸地,那種支撐我到現在的好強心理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消耗殆盡了,想到這里時,我突然打了個寒顫,天真的冷了,連風也受不了了,半夜三更敲打軍營宿舍的窗戶,它們想進來。這種節奏的敲打聲我熟悉,這些風一定是從我家鄉來的。此時的我遙望宇宙,它那么大,那么遼闊無邊,它有多少歲了?我那份悲傷散開在這茫茫宇宙中,就像一粒塵埃,是那么渺小。我在它面前,是那么微不足道。

偶然的一次,我從部隊回到家中,看見父親的表情依舊是如此平淡,但是我很清楚的看到了他的眼神,再平淡的表情也不能掩飾眼神中那種期待。踏進家門的那一刻,之前在外那種渺小的感覺煙消云散,仿佛風中飄舞的落葉扎進了樹根下的土壤中。

曾經我只是個長不大的孩子,依偎在父母的懷里,憨睡在家里的溫床里,那時的我們,不諳世事,不談瑣碎,也不必修契,就這樣,被人愛著,也渾然不知;如今的我們,喜歡仰望天空逐夢,喜歡追索生命里的浮華與享受,可等一切成空,子欲養而親不待,那兒時的懷抱已漸蒼老,那兒時的溫床卻早也不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點擊數:182 更新時間:2019/9/16【關閉窗口【字體:
  • 上一條信息:
  • 下一條信息:
  •  

    Copyright 2011 巴中中級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西段74號 電話傳真:0827-5817809 郵編:636000 備案:蜀ICP備18018325號

    龙族幻想手游官网
    pk10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吹裙子之欧美美女 2018时时彩平台排名 7070彩票aap软件 成都按摩体验 电子投注单怎么付款 老时时预测 明牌抢庄斗牛技巧最新 ssc聊天室源码